更具影响力的家居装修风水网
欢迎广告合作本网站
首页>>卫生间

惊呆了男子建“别墅”被疑影响风水村民参与阻挠被刑拘

发布时间:2022-05-08  来源:147采集  

杂草横生,钢筋裸露。四年过去,陈某霖为父母建造的外国别墅还没有完工。

四年间,因质疑陈某霖是在老家村里建庙,村民多次阻挠施工,并将期间多名村民的生病和死亡以及种种意外归结于‘建庙’影响了风水。

2019年春节,长期积蓄的恐慌和愤懑之下,数十名村民涌入陈家在建的新房,砸掉部分砖块和门梁。冲突发生后,陈某霖父母离开村庄,房屋停建。

2021年4月,事发两年后,河南固始警方以涉嫌故意损坏财物罪将陈某霖老家邻居,67岁的村民杨记海刑拘。

都不让步,我们也没办法。村支书称当地政府已经介入调解,但就房屋是否继续建设目前仍未达成协议。当地法院称,后续还将追究更多人的刑责。而当地村民称:只要村里还有一个人在,就要阻止他建庙。

打开凤凰新闻,查看更多高清图片

目前已经停建的陈家新房。

建房:

他说是给父母养老盖的,群众说他盖的是‘庙’

2017年年底,在郑州居住了十几年的陈某国夫妇回到了老家——河南固始县沙河铺镇祈庙村。

此次回乡,儿子陈某霖要为已经70多岁的父母在老家盖房养老。说是要盖别墅给老人住,这是好事,村里人也可高兴。71岁的女性村民孟某说。

村民介绍,陈某霖是陈某国唯一的儿子,大学毕业工作后,陈某霖就将父母接到郑州居住,十几年没有回家。乡里乡亲的,十几年都没回村了,村民很欢迎他们回来。

在村民眼里,陈某霖很有出息,是大学教授,还有两家公司,也是富商。

陈某霖姑表兄弟、祈庙村村支书刘明如介绍,陈某霖很少回家,一直在大学教书。河南某职业学院网站公开资料显示,陈某霖为该校专业技术带头人、讲师、高级工程师,同时还担任该校校办企业总经理。天眼查显示陈还是另外两家公司股东。

2017年底,陈家将原有的三间旧砖瓦房拆除,2018年,陈家的新房正式动工。

高出其它房屋的人字形屋顶建筑,即为被村民质疑为建庙的房屋,目前已经停工。

祈庙村所在的固始县,位于河南东南端,豫皖交界处,以固始鹅块闻名。陈家新建房屋所在的瓦坊自然村,由两个村民小组组成,400多名村民。年轻人多在江浙一带务工,日常居住在村庄的多为60岁以上的留守老人。

陈家新房盖第一层的时侯,村里没有人说什么。找的是外面的匠人来盖的。想着是正常建房。房屋盖到第二层时,传言出现了。

70岁的村民小组长郑秀英说,当时施工队里有人说这家人盖的是庙,是祠堂。不是住房。

随后,该消息在村民中传开。

在当地的传统观念中,庙或者祠堂不能建在人聚居的地方。

庙盖成了,咱庄不就阴阳不分了,还叫什么庄?庙盖成后,村里三代人不得安生。庙是给死人住的,影响活人的生活。庙会影响咱村的风水。各种说法不胫而走,村民仍将信将疑。

和陈家屋山(房顶)挨屋山的邻居、67岁的常耀芝的一个说法加深了村民的怀疑。

常耀芝称,陈某霖的父母离家十多年回乡后,作为几十年的老邻居,自己经常开三轮车载陈某霖母亲到镇上赶集,一次串门聊天中,对方告诉她自己家建的是庙,建成了以后对后代有好处。

在与村民的多次争执中,陈某霖母亲否认自己曾经说过这样的话,但多名村民称,建庙的消息,陈家自己的亲戚也说出来过。一位在杭州打工的濮姓村民称,自己曾当面质疑这个房子不能盖,陈家的一位亲戚回应称人家有钱,想盖什么就盖什么。

因为怀疑陈家盖的是庙,上述村民小组长郑秀英回忆,村民为此召开了村小组会议,村支书也参加了,陈家两个老人也参加了。三方还签订了协议,老百姓,陈某国,村支书都按了手印。在会上,村支书刘明如承诺,如果最后发现他们盖的是庙,我第一个上去扒。

冲突:

正月初三,雪下得可大,老百姓就上去把他的砖敲了

2018年下半年,陈家房屋外部结构成形后,因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房子,村民更加认定陈家盖的是庙。

陈某霖家新建的房屋位于瓦坊村东边。房后是一片竹林,竹林外是农田和菜地。因为外形独特,远远地就可以看到高出其他房屋的人字形陡峭屋顶。

后来,一位在农田里放鹅的村民称,2019年春节村民冲进陈家的房子后,上到楼上把要建的八卦拆了。东屋山(屋顶)一个,西屋山一个,修好以后装玻璃,吸日月之精华。

村民所说的八卦是一个直径约一米的铁圈,拆除后被丢进附近的池塘里,偶尔会被村民打捞上来作为陈家建庙的证据。

陈家新建房屋外形结构。

通过航拍视频可以看到,陈家已经成型的房屋,除正面外,其他三面外墙已经建成,人字形屋顶正面留有两个天窗。从正面看过去,左侧为三层,右侧为两层,两根石柱直通屋顶。除了造型不同于普通房屋,三面墙都没有窗户外。

前后左右都没有窗户,你见过这样的房子?更有村民称,陈家的房屋一共三层,一楼要放八仙桌和香炉,二楼是庙,三楼是祠堂。

村民称,面对村民最初建庙的质疑,陈某霖说自己建的是外国别墅。

争执发生后,村民提出要看陈家房屋的图纸,到现在图纸什么的也没有看到,他们也没有拿出来。针对怎么就能认定他盖的就是庙的疑问,多名村民认为,现在事情弄成这样,他家肯定不会承认自己建的是庙。并再次强调,没有人会把自己的住房盖成这样。

同时,村民质疑陈某霖家建房的合法手续,在一份16名村民联名的诉求意见书中,村民称曾多次向沙河镇主要领导询问陈某霖建房有无合法手续,是否存在先建房后办证情况,至今没有得到明确答复。

多名村民介绍,眼看着陈家房屋就要建起,村民自发前去阻挠。他们建了院墙,在里面施工,村里人推倒院墙进去拦住不让建。

村民拍下的视频显示,2018年3月19日下午,村民与陈某霖在在建房屋门前发生争执。视频显示地上满是泥泞,房屋屋顶还没有修建,一名老年村民与陈某霖就在建房屋是否是庙发生争执。争执中,陈某霖称,天晴以后自己就会再次动工。面对多名老年村民,村支书刘明如承诺,如果陈家盖的是庙,是祠堂,拿我是问,我给你们担保。

村民拍摄的视频显示,村民前往阻挠施工。

此后,只要一发现施工,村民即前往阻挠,为了不让施工车辆进村,村民将通往村里的路挖了坑,埋了石滚,阻止车辆进入。施工的工人在村民的骂声中也不敢来施工了。

村民和陈家的矛盾越来越激烈。多位村民称,陈某霖父母因此常常在自家门口咒骂。

为此,当地政府和警方曾多次介入,但双方各执一词。

一段拍摄于2019年春节前的视频显示,不断有村民端着饭碗聚集在陈家门口,画面中,一位村民称,外村人都知道瓦坊村有人盖庙,一位与陈家有亲戚关系的大货车司机曾亲口告诉他,他们盖的就是庙。

陈家新建房屋外形结构。

村里人都说是庙,他说是给他父母盖的房子,多次发生冲突。村里面也介入了,派出所也来调解了,一直没达成协议。村支书刘明如称,虽然是表兄弟,陈某霖开始建房时没给他说过,我们年轻,这一方面不懂,他说是盖的仿古式建筑。刘明如称自己也不确定陈家盖的什么建筑,但他强调,在自家宅基地上是肯定不允许建庙的。

2019年2月7日,农历正月初三,大雪纷飞,早饭过后,数十民村民涌向陈某霖在建的新房。

一位当时在冲突现场的村民称,他家(陈家)里跟大家闹僵了,天天骂人,村民一合计,上去砸两下。多名村民回忆,当天雪下得很大,很多人围观,砸掉了几块砖,上去的有20多人,下面还有几十人。

村民说,因为过年,村里在外务工的很多年轻人都回到了村里,当天下着雪,上到陈家楼上的人,头都蒙着,只露着眼,也分不清谁是谁。

陈家新建房屋外形结构。

当天的冲突在警方到来后停止,第二天下午,冲突再次发生。在村民写于2月11日的一份申诉材料中,村民描述,冲突发生时,陈某霖不断找人来和村民对抗打架,还夸口说要向居民们报复。材料最后写道,我们村民这次下了决心,庙不扒掉,绝不愿意。

冲突之后:

有村民被刑拘,村支书称正在调解

在村民眼里,瓦坊村原来是一个很平和的村庄,这两年开始变得邪乎。

村民的一份反映材料称,自2018年陈某霖在瓦坊村建新房以后,村里不断有村民因生怪病和车祸去世。有人统计,两年间,共有60多名村民生怪病及发生灾祸,其中有12人死亡。村民将这些意外事件归咎于陈家建庙。

有村民称,陈某霖在外有本事以后,可能是听信了某些人的建议,回乡建庙有利于自己的事业和子孙后代。

根据村书记刘明如提供的两个手机号码,红星新闻记者多次拨打陈某霖的电话,均无人接听。随后,记者通过短信试图联系采访,均无人回应。

在杭州从事建筑工作的70后濮姓村民称,村人曾打电话叫其回村参与阻挠陈家建房。在他看来,如果没有这栋房子,村民出意外,死亡都不会往其他方面想,现在都怨恨到陈家的房子上。

村民杨明琴也称,虽然自己并不相信这些联想,但事情的发展已经影响到了村民的正常生活。

房屋停建后,院子里已是杂草横生。

2019年春节的冲突发生后,陈某霖父母随后离开村子,房屋停建。但事情并没有结束。

一份固始县公安局拘留通知书显示,两年后的2021年4月27日,警方以涉嫌故意损坏财物罪将村民杨记海刑事拘留。

有目睹现场的村民称,杨记海是在田里劳作时被带走的,其妻子称,自己直到中午吃饭时才发现丈夫不见了。

参与阻挠陈某霖建房的多名村民称,杨记海已经67岁,腿脚不好,不可能上楼去砸墙。而杨记海的女儿杨明琴则认为,村里那么多人都在现场,不止父亲一人。杨明琴称父亲被带走五个月后,她从警方拿到了刑拘通知书。

10月21日,红星新闻记者电话联系到负责此案的警官,该警官称自己只负责刑事案件的查处,对于其他建房纠纷情况并不了解。其称,针对纠纷,瓦坊村所在的沙河铺镇政府成立有调解委员会,他们了解的更多。

更让杨明琴难以理解的是,9月23日,其从负责审理杨记海案件的法官处获悉,父亲的案件已经开过庭了。杨明琴提供的通话录音显示,法官称杨记海本人对毁坏他人房屋的事实认可,损失鉴定为7000元左右,隐性损失20000元左右。杨记海认为这些损失不是自己一个人造成的。因涉及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问题,当庭没有判决。

针对案件开庭了,为什么没有通知家人的疑问,该法官称卷宗里没有家人的联系方式,并且已为当事人指定了法律援助律师。

10月21日,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上述陈姓法官,该法官称案件已经判决,不方便回答任何问题。23日,杨明琴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尚末见到父亲的判决通知。

上述村民反映材料最后则称:建庙与车祸等意外事件当然没有直接关系。但瓦坊村村民的意见,也应当受到当地政府及相关部门的重视。

村支书刘明如称,针对双方冲突,村里面多次调解。但双方均不让步。乡里领导都很重视这个问题,正在调解。

责任编辑:董随心 PX177

上一篇:背后原因富贵家庭都会注意的玄关风水:想要福禄寿喜财,就得注意三大禁忌
下一篇:史上最全面的家居旺财第一要素,大门风水

最新资讯
阅读排行
广告位